子貓之家

入坑一時爽,爬格火葬場。。゚(゚´Д`゚)゚。

山花【澜巍/昆仑 X 花无谢 】(镇魂衍生)

二花跌落山,昆仑很爱他。

 

纯粹想写小甜饼。

 

「哎,摔死我了!」

昆仑饱览名山大川,看过不少新奇事物,但是人从天上降,恰巧撞落在他的结界之上就真没看过。

「这位兄台,别走!」花无谢拍落身上的树叶时,眼尖发现一身青衣长袍的昆仑。

「有何贵干?」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四周雾气撩绕,白茫茫一片,花无谢根本不能辨认出他所在之处。

「昆仑山。」昆仑说罢转身便走。

「等等。」花无谢拽住昆仑的衣角。

「有事?」昆仑瞥一眼被抓住的衫角。

从没有泥人或神鬼触碰他,他们只会恭敬的站在一旁俯首,而这个泥人居然敢拽住他的衣角。

有趣。

「我要去找公主,但是我迷路了。」

「那你想怎样?」抓住的青袍的手指丝毫没有松开。

「想你帮我找公主。」花无谢无辜的双目瞅着昆仑。

「帮不了。」上次妖族一事,断绝了昆仑介入俗事的念头。

「如果你不帮我,我就一直跟着你,直到你答应为止。」

「随便。」

昆仑青袍一挥,花无谢便开始他的名川大山之旅。

 

「昆仑,你一直都是自己一人吗?」名川大山之旅的第十五天,花无谢终于忍不住问。

「不是。」

之前女蜗、神农偶尔找他谈话,但自从大封破,众神陨殁后,再也没有人找他谈话。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昆仑凝视眼眶发红的花无谢。

「我让你想起了伤心事。」

「没有这回事。」

女蜗神农陨落是既定的命运,而自己有一天也会随他们而去。

天命如此,死亦何哀。

「从今天起,你是我花无谢的朋友。」花无谢紧紧抓住昆仑的青袍。

昆仑,一直都是自己孤独一人。

与朋友共欢笑分忧伤这些普通不过的事,昆仑都没有办法经历。成长中一直获得朋友帮助的花无谢,是不能想象昆仑长时间孤单一人。

「朋友吗?」昆仑轻笑。

「对,就当你答应,不许你反悔。」花无谢瞪眼。

这样花无谢平日捡了个便宜,跟山圣昆仑当起了朋友。


道歉【澜巍/赵沈】«鎮魂»

这篇是澜巍!

这篇是澜巍!

这篇是澜巍!

重要的事说三次!

 

这篇纯粹就是想欺负沈教授!

 

時間線:鎮魂原著番外一

 

「对不起。」刚进酒店房门,沈巍从背后抱着赵云澜。

「让你来酒店,不代表我原谅你。」

「昆仑,只要你肯原谅我,你想怎样都可以。」沈巍的脸埋在他的肩膀上。

「怎样都可以?」赵云澜转过身,夕阳的余辉刚好投影在他的侧脸。

「怎样都可以,只要你不生气。」沈巍垂眼,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狗。

到底是谁在欺负谁?

赵云澜反了个白眼,顿时兴起恶作剧的念头。

「斩魂使大人,到时你可别反悔。」赵云澜一把扯下沈巍的领带,嘴角微勾印上他的唇边。


深夜飚车

打卡上车


无花果 (上)【文武】(HIStory2系列—越界)

那时候,我还是安南的张力勤。 

而王振文,仍是那个天天黏着我的弟弟。

 

「哥,可以回去了吗?」王振文在更衣室探头问。

「你等一等,我先洗澡再回去。」张力勤抓起毛巾往淋浴间走去。

「哥,你的洁癖很重,就不能忍一忍回家再洗吗?」王振文一脸嫌弃望着张力勤。

「不能,太骯了,待会弄到你的衣服就不好了。」张力勤摇摇头。

「我才不介意。」王振文抿嘴。

「真的不介意?」张力勤突然从背后抱住王振文,坏心眼的他更将身上的臭汗全擦在弟弟的校服上。

张力勤身高183公分,王振文比他足足矮了几公分,更何况哥哥是排球校队队员,两人体格实在是相差太远,王振文自然挣脱不开他的毒爪,只能眼巴巴看着白色的校服染上一点点污迹。

「张力勤!」王振文涨红了脸,气呼呼看着他哥。

张力勤摸摸王振文的头发,干脆放开了他。他弟弟只会在生气时才喊他全名,要再惹怒了弟弟,爸妈才不会放过他。

「哥,不是告诉你别再摸我的头发!」王振文红透了耳根,挡开张力勤的手。

「生气了?」张力勤的脸逐渐在王振文的眼前放大,鼻尖差不多碰上弟弟的脸颊。



卜通!卜通!

张力勤强而有力的心跳从背后传来,灼热的气息拂过王振文的耳畔,汗水混合着橘子洗发精的味道紧紧包围了他。王振文顿时觉得难以呼吸,一时站不住脚,扎进了张力勤的怀抱。

为什么心跳这么快?

「小心点。」张力勤将弟弟搂得更紧。

王振文心跳声几乎要挤破胸口而出,双目对上了张力勤温柔的眼眸,一股陌生的感觉涌现胸口,王振文的脑中一片空白,只能任由张力勤搂在怀里。

「脸好红,是不是不舒服?」张力勤的额头贴上王振文,就像小时候量体温那样。

「!」王振文突然用力推开张力勤。

「怎么了?」张力勤倒退了几步,一脸不明所以。

「别靠近我。」王振文躲到更衣室的角落,黄昏的余辉投影在他清秀的脸上,有说不出的可怜。

「好了,不闹你就是了。」眼见弟弟一反常态,张力勤收回了戏谑的心。

「我先回家了。」王振文抓起书包往外走。

「你这样状态,能自己回去吗?」张力勤不放心地抓住他的手。

「别管我!」王振文挣开张力勤的手,急忙往外跑。

「也许,是到了反抗期吧!」张力勤叹气,转身走向浴间。

从那天起,王振文再也没有与张力勤一起回家了。

 



「振文,睡着了吗?」

「你还在生那天的气吗?」张力勤的声音从王振文的背后响起。

王振文压根儿就没睡着,被底下的手指紧握着,心尖全吊在张力勤灼热的呼吸上。

不要回应,当作听不到好了。王振文紧闭双眼,然后像只驼鸟般紧缩自己的身体。

「是哥不对,那天不应该闹你的。」张力勤低沉的嗓音拂过王振文的耳畔,略带迟疑的指尖最终停伫在弟弟的肩上。

「不要生哥哥的气,好吗?」张力勤将王振文拥入怀里。

请不要对我这样温柔,我没办法响应你给我的温柔。

「振文,怎么哭了?」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张力勤让王振文转身,郄发现他哭了。

「告诉哥,是不是在学校受了什么委屈?」月光透过窗纱映照在王振文的脸上,他眼眶发红,张力勤忍不住轻拭他含泪的眼角。

「没有……只是……」凝望黑暗中哥哥柔情似水的双目,平时牙尖嘴利的王振文顿时哽咽。

请不要对我这样好,这样我会不满足,想要求更多的。

「别怕,你是我弟,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有哥在这里。」王振文轻拍弟弟的背脊安慰他。


可是,我不想你只当我的哥哥。

 


又掉坑了.....

兄弟真的好好吃!

私心想把著魔加進去🤤

為什麼最近很多親點贊著魔系列?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風中凌亂了

illusion 番外:奬勵【李仲久 X Gordon】





终于写完了!
这篇是脑洞小精灵的梗,拖了很久才写。
希望大家小心车速,食用愉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宽敞的客厅站满了黑衣人,正逐一向李仲久汇报。
「老大,丁青最近与虎派的元老走得很近。需要警告他们吗?」
「用不着,他们也弄不出什么花样。」李仲久扇扇西装领口。
「老大,警察一直扫我们的场子,客人都不敢来了。那该怎么办?」
「警察紧盯也做不了生意,弥阿里、弘大的店暂停营业。待风头过了,再开吧。」李仲久摆摆手。
「今天就这样,你们先回去。」黑衣人在李仲久耳附几句,他便下逐客令。
「那我们先告退了。」黑衣人划一的鞠躬,便离去。

「我回来了。」穿校服的Gordon刚踏入家门,便遇上了李仲久的手下。
「Gordon少爷,你好。」黑衣人礼貌地点头。
「你好。」Gordon点头回应。
「你回来了。今天上学怎么了?」李仲久的脸上露出这几天罕有的笑容。
「平常一样。」Gordon扬起甜甜的笑容。
「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为什么仲久哥会知道?」Gordon瞪大美丽的杏眼。
「你的嘴角都快裂到耳后了,是发生了开心的事情吧!」李仲久的指头擦上Gordon的脸颊。
「今天,我在征文比赛获得了冠军。」Gordon从书包翻出一张奖状。
「很捧!那你想要什么奖励?」
「真的什么都可以吗?」Gordon眨着亮晶晶的大眼。
「真的,没有我李仲久办不到的事情。」
「那……我想要一只猫,可以吗?」Gordon怯懦地望着李仲久,生怕他不答应。
「当然可以。不过……要亲我一下。」坐在沙发上的李仲久指指自己的嘴唇。
「这……」Gordon害羞地低头,一脸不知所措。
「只要你亲我一下,明天给你买猫咪。」
「只是一下,仲久哥不可以做奇怪的事哦。」Gordon嗔了李仲久一眼,谁不知这一眼让李仲久临时改变主意。
「好吧。但要你坐上这里。」李仲久拍拍自己大腿。
「仲久哥,这样好奇怪。」Gordon跨坐在李仲久的大腿上,他的耳根都红透了。
「不奇怪。」李仲久托着Gordon的臀瓣,享受那极佳的手感。
「那我亲了……仲久哥先闭上眼睛。」
「好。」李仲久果然听话地闭眼。


喵咪的Gordon

唯我獨尊的李仲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ethod

未完舞曲  中

夜梦

Bad Magnet


Bad Magnet【Paul/Fraser/Alan X Gordon】«Our Bad Magn



警告!

是4P!是4P!是4P!


Our Bad Magnet 視頻

人物:Paul(蓝色西装)、Frase(啡色大衣)、Alan(杏色外套)、Gordon(白色针织的奶狐)


时间线:19

地点:乐队室


「Gordon,你退出乐队吧。」练习完毕,Alan突然朝Gordon说。

Gordon没有说话,只是望了Alan一眼,然后又把目光放在Fraser身上。

「Gordon……」Fraser一触及Gordon的眸光,顿时话也说不出来。

「为什么?」Gordon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

「因为……」平时能言善道的Paul,今天也失去了语言能力。

「是因为我今天唱得不好吗?」Gordon揪住衣服的下摆,臻头微敛。

「Gordon,不是的。」Paul摇摇头。

「是因为我今天跟不上拍子吗?」

「Gordon,不……」

「是因为我今天忘记了歌词吗?」Gordon抬头,盈满泪水的双眸望向另外三人。

「Gordon,不是!不是这样的!」Fraser终于忍不住,把Gordon拥入怀里。

「是因为你们……都讨厌我吗?」Gordon伏在Fraser的肩膀上,再也止不住汹涌的泪水。

「傻瓜,为什么有这种想法?」Fraser捧起Gordon的脸,表情温柔如水。

「你们……不是……要我退出乐队吗?肯定……讨厌我……」Gordon抽撘,Fraser的心揪痛着。

「傻瓜,正好相反。」Fraser的指腹轻拭Gordon的脸颊。

「相反?……」Gordon水眸盈泪,鼻尖发红,可爱的样子让Fraser忍不住吻上去。

「!」Gordon不相信Fraser会吻自己,睁大那双无辜的杏眼。

「这样,你懂了吗?」Fraser松开Gordon,笑意盈眸。

「Fraser,你偷跑!」Paul从后抱住Gordon,但Fraser的手也没有松开,这样Gordon被夹在两人中间。

「Paul?」Gordon狐疑地仰头,没想到Paul郄低头吻了自己。

「Gordon,我与Fraser的心情是一样的。」Paul的头搁在Gordon的肩上。

「你们两个,不是说好公平竞争才让Gordon退团吗!」Alan紧握拳头。

「没有!」难得Paul与Fraser的回答一致,平时两人是不咬弦的。

两个臭小子,信错了他们!为什么唱黑脸的总是自己!Alan气炸了。

「我不明白……」搞不清状况的Gordon,歪着他那头蓬松的软发。

「Gordon,还不明白吗?我喜欢你。」Alan也吻上Gordon柔软的唇瓣。

「你喜欢我吗?」Alan的额头抵住Gordon的前额。

「我喜欢你。」

「最喜欢你」

还没等Gordon回答,Paul与Fraser的告白此起彼落。

「Gordon,你的回答呢?」见良久Gordon没有回复,Alan急忙地追问。

「我不知道。」Gordon低头,一脸不知所措。

「那我换个问法,你喜欢我们吗?」Gordon望一望三人,然后点头。

「那你最喜欢谁?还是三个人都一样喜欢?」

「都一样喜欢。」Gordon眨眼那双美丽的瞳孔,那副无辜的样子让三人生不气起来。

「现在,该怎么办?」Alan问。

「我不会放弃Gordon的。」Fraser搂得Gordon更紧。

「我也是。」Paul挑衅地望向Fraser。

「既然Gordon三个人都喜欢,总要分出他到底喜欢那个人多一点。」Paul突然冒出一句。

「怎么分?」Gordon天真地望向另外三人,从没想到事情朝另一方向发展。

「Gordon,你相信我们吗?」Fraser问。

「相信。」Gordon点头。

「那放心将自己交给我们吧。」Fraser递给两人一个眼神后,再次吻上Gordon。


雪佛莱

微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终于写完了!

灵感是来自某位小天使微博的动图,奶狐演的Gordon实在太好吃了,所以忍不住……

这篇纯粹喜欢奶狐的造型,不喜欢的亲请绕圈。

还有三篇方法派的衍生,敬请期待一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ethod

未完舞曲  中

夜梦



未完舞曲 (中)【宰夏 X英佑 】«METHOD»

一出成功的话剧,不在于提高演员的知名度,而是在于如何让演员在剧内成长。——李宰夏

 

到底,自己是什么时候爱上李宰夏呢?

「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也许是李宰夏展示他演技瞬间。

「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已经深深被你迷住了!」

也许是被他那双深不见底的瞳孔吸引。

「你怎能怀疑我不爱你!」

无论多少遍听到这句台词,英佑的心不由得一阵悸动。

最初自己就是被宰夏的演技所慑服,一头札进话剧的世界。研究剧本、阅读有关演技的书籍、甚至一字一句的背诵名言,全都是为了得到宰夏的认同而已。

「对不起,像小孩一样乱来。」

第一次落泪,是因为宰夏的演技。

「没办法,我们都迫不得已。」

第二次落泪,是因为英佑的执着。

 

第二场公演

「哥,吻我吧。」

望着眼眶发红的英佑,宰夏的心抽痛起来,一手将他拽进怀里。

「Singer......」宰夏贪恋着英佑的气息,像是要把他揉碎似的,拥入自己的怀中。

此刻,他是爱着Singer的Walter。

「不!」宰夏用尽全身力气推开英佑。

下一秒,他顿时变成那个假装爱Singer的Mark。

「哥,为什么?」

宰夏哥,真的那么讨厌我,即使在话剧中也不愿意吻我.....

「不,Singer。」宰夏抓着英佑的双手,抚摸自己那张带岁月痕迹的脸庞。

「你忘了吗?这双眼是怎样凝视你,这张嘴是怎样深情的吻着你,怎样说着爱你的语言。」宰夏轻吻英佑的指尖,把脸埋进英佑的掌心,湿润的呼吸拂上他的指腹。

此时,英佑的脑海浮现的是宰夏在画室吻他时,最初带点迟疑,然后沉溺在其中的疯狂模样。

「我怎可能不爱你呢.....」

宰夏在英佑耳畔低喃,沿着他漂亮的颈项轻吮,略带恶意地在锁骨留下齿印。宰夏挡在英佑的前面,这些细微的动作观众都看不到。

「哥⋯⋯」英佑颤抖,没想到宰夏在众目睽睽之下,作出这样大胆的举动。

话剧里应该是Mark推开Singer,用尽全身气力拒绝Singer的亲近,而不是这样渴求着Singer。

宰夏哥,又把现实和话剧混淆了吗?

是宰夏哥在渴求我吗?

「哥,你爱我便吻我吧。」英佑攀附宰夏的颈项,灼热的呼吸拂拭他的脸颊。

「Singer,只有吻不足以表示我对你的爱。」宰夏粗糙的指头拭擦英佑的唇线。

「我的全部都是属于你的。」宰夏凝视英佑,在他的手背烙下一吻。

「Walter……」

「可是,为什么你会忘记了你最爱的人呢?」宰夏伏在英佑的肩上,他的泪水濡湿了他。

英佑不禁感叹宰夏的演技,每一场的细节都有不同的变化。上一场他被诱导去吻他,而这次他郄抱着他哭了。

果然,话剧比想象中有趣。

「哥,我没忘记。」英佑轻搂宰夏的背脊。

「但是你却忘记了......你最爱人是我。所以我把Clare杀了, 将你困在这里,让你重新记起你最爱是我。」英佑捧起宰夏的脸庞,脸上浮现扭曲的笑容。

「不……Clare!」宰夏猛力推开英佑嘶叫。

灯光一暗,这出剧落幕了。

 

「熙媛,我回来了。」宰夏的声音在偌大的客厅回响。

「对了,熙媛这两天参加画展都不回来了。」盯着茶几上的宣传单张,蓦然想起今天早上熙媛跟他提过出门的事情。

「英佑……」宰夏抓抓头发,陷进沙发里,英佑秀丽的脸在脑海浮现。

今天演出过后,当门外的帷幕一落下,英佑随即搂着宰夏的颈项深吻。

「!」

宰夏被英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一凝,只能任由他吻着自己。

待他回过神来,英佑已经不在化妆室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ethod

未完舞曲 

夜梦



健氣攻 屁爹 x 呆萌乖巧受 胡迪

好好吃!🤤

我要重温10000000000次!

昨天兩人還在問干什麼,

晚上就看見朋友IG發爹地逛街。

今天屁爹就秀老婆迪迪和生日禮物!

論花式虐狗,我只服爹地!。゚(゚´Д`゚)゚。

P.S. 提起生日,Birthday Suit不是指定動作嗎?( ´ ▽ ` )ノ